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婚礼后的偷情完作者:Bill

作者:admin人气:1180来源:

我有一个交往7年多的男友。我们在大学时代就开始约会、热恋,毕业之后也没有分开。我们很相爱,视对方为唯一,可就在一年前,我却背着他有过一次偷欢经历,那件事一直让我很自责,即使当时并非是我自愿的。

  在我们第一次互相拥有对方到现在,我们在性方面一直很和谐,我性欲强烈,而他粗大的肉棒和不错的床上功夫总能让我得到满足。我一直忠诚於他,所以即使他经常出差不在,我最多也只是上网看看图片、小说,实在忍不住就自己DIY解决,还从未想过去和别人偷情。

  去年这个时候,男友又一次出差了,这次时间较往日长,要6个星期。他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而且那时也是他工作上最重要的时期,我也不好抱怨什么,只希望他一切顺利,快些回来。

  男友离开后的几天,我并没有觉得不适,也许是习惯了吧。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长夜的寂寞还是让我感到生理上莫名的压抑和渴望。以前男友最长一次不在也只是3个星期,可这一次竟要1个半月!哎,我可怎么熬啊!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月,想着再过2周男友就能回来了,而且过几天还要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马上就要见到久违的同窗好友,先前的压抑和渴望渐渐转变成了兴奋与期待。

  婚礼当天很是热闹,很多老同学都去了,看着好些同学都带着自己的另一半,想着自己男友越来越聚少离多,心里难免有点感慨。

  人群中,我看到了他——我第一个暗恋的人,BILL。BILL曾经是我和男友非常要好的朋友,而且比我更早认识我男友,是男友的初中同学。我会考后转到男友和BILL的学校插班念中六,当时便被帅气的BILL吸引着了,也很快跟BILL熟悉起来。在我和男友成为情侣之前,我和BILL经常一起温习,互相照顾,似乎彼此间总是拥有对方所想要、最渴望的东西。我们知道彼此的心意,也差点走在一起。

  可现实就是现实,中七毕业后BILL的父母安排他赴美国留学,我们便各走各的路了。我上大学之后和男友同一学系,因大家都与BILL相熟的原故,我们很快便很投契,也慢慢地发展出现在的关系。

  BILL和我一样都是一个人来参加的,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是单身。

  多年不见,BILL的外型比我记忆中的影像还要来得高大与强健,看上去也愈发英俊与成熟了。我们礼貌性的打着招呼,聊着天。我知道他还是单身,而当我告诉他我已是他旧朋友的女友时,他的眼神竟然流露出失望与不悦,只是一瞬,随即笑着向我道贺。也许是我看错了吧!

  也许是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加上BILL是个很会引导别人的人,我们渐渐从拘谨客套的谈话变成了畅所欲言,甚至谈到了我和男友的私生活,知道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

  整个婚礼中,我发现BILL一直在盯着我,很久没有被人这样看过,心不禁扑通扑通地直跳。在面临这种关注的目光时,这是一种害羞又自然的反应。「我以前是喜欢过他,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我现在已经有了所爱的人,而且是他旧友的女友……」呵呵,忽然,为自己的想法情感到十分好笑,这只是我的自作多情吧!身心的微妙变化,多半是酒精所酝酿的结果。」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婚礼接近尾声时,我感到自己已经喝醉了,这时BILL提出要送我回家,我头晕得厉害,没多想就同意了,他扶着晃晃悠悠的我坐上了计程车。在狭小的计程车上,他让我靠在他身上休息,还多次问我要不要紧,事后我觉得他是说给司机听的,好让他能一直紧搂着我而不会被人家当作迷奸作案。

  他紧紧楼着我,手还有意无意的在我衣裙上抚摩着,这些举动,带着欣赏与欲望眼光的巡礼,让我浑身火热。而更令我惊讶的是我发现BILL的裤裆处竟然渐渐隆起了,我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一个睡着了是天使,醒来却是恶魔的东西。

  如同婴儿,它沉睡的时候有如天使般安祥,可是在它醒后生龙活虎的煞那之时,的确是让人既爱又疼、又恨又欢喜。

  看样子,BILL的家伙一定不小啊!尺寸绝对不在我男友之下!不,比他的还要大!不知他的床上功夫怎样?……唉!现在我是怎么了!!??我红着脸,赶紧闭上眼不去想。但靠在他身上,隔着衣服都能感到他那一身结实雄健的肌肉和他产生的体温,同时还能闻到他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伴着酒气竟如此令我性欲高涨,下面不禁也开始湿湿的。好想,好想赶紧冲到男友的身边……

  许久,计程车终於在我家门口停下,就在他扶着我刚进入屋内之时。电话突然响起,我来不及脱掉高跟鞋就歪歪倒倒的冲进房间去接。

  是男友打来的,问我婚礼玩的怎样?我有气无力的应和着,这时候我虽然不似先前那般晕晕然,可仍还是有些瘫软。BILL看我这个样子,大胆地把双手伸进我的腋下,两个巨大的手掌热烘烘地紧贴着我的乳罩两侧,一只手掌不安份的向前搓揉起我的胸部来,另一只手掌开始缓缓向下磨挲,摸向我的臀部,在我的屁股上面摸呀摸的,有时还用尾指刮着我的凹槽,也就是那个屁股缝呀!给他这么又是捏乳又是摸股地一弄,我哪还有心思再听男友说些什么,心嘟……嘟……嘟……地直往上窜。男友好象听出我与平日不同,问我家里是否有别人,我立即否认,并声称是自己醉酒所致,男友叫我好好休息便挂短了电话。

  当我想责怪BILL不该在我与男友通话时这样做时,BILL竟立即用口堵住我的嘴巴……,原本我还想要说的话一下子全都给缩了回肚子里,到后来却变成是我自己不想要说了。

  唉~!原先嘴里的贞洁宣言最后竟……竟随着BILL滚烫的唾液落入腹中,化成了春潮。BILL吻过来的双唇感觉起来跟男友的不一样,两个人嘴巴贴在我双唇的姿势也完全不同。

  当我的舌头忘情於追逐来自BILL的逗弄与翻搅的同时,两人的体液?是唾液,开始交流……,一丝理智陡然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应该强烈制止他的这种亲昵举动,现在他又是磨挲、又是热吻,已经超出一般旧同学的界线……。纵然在他的双手之下我是那样的激动,我还是得要出声去制止他。

  我勉强把脸离开了BILL,中断他的狂野热吻,赶紧告诉他我对他的感情已经成为过去,我现在不能对不起自己的男友,随后我在他定格的姿态下告诉他,谢谢他送我回来,请他还是回去比较好。

  BILL温婉地在我耳际亲柔细声的直说对不起,请求我让他再待一会儿,我也不好意思再赶他走。

  他又继续说到,他这几年从未忘记过我,也没有爱上别的人,他知道我会出席婚礼他才去的,他能理解我现在的自持,纵然我无法接受他的爱恋,他还是深深地爱着我。BILL真是如此善解人意,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失为一个翩翩的君子,该如何运用美妙的辞藻陈述他的意念。唉!无法婉拒的男人呀!

  随后,他说起我们过去的点点滴滴,谈起我们曾经的种种,渐渐的我被他的话勾起了回忆,原来他什么也没忘啊!他还说他很快就要返回美国了,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临别前,我们款款深情的对望,BILL无语地再度贴了过来。我略带含羞的眼神,一对迷蒙的眼珠注视着他火热地双眸想告诉他,不是我不喜欢他,实在是不能也不可以这样做的……。但是我完全抵抗不住,我又再度张开我乾渴的双唇,伸出火热的舌尖在他柔情的拥吻中,追寻那一份属於灵欲的甘霖,只求在分手前能多留住那么一些些甚么似的。

  BILL温柔中带着火热的狂吻,亲嘴还不忘爱怜抚摸着我敏感的身体,我真的要挡不住了,我真的想要撕下封锁了一个多月的封条,不对!应该是,我真想抛开所有的束缚,投身在BILL的邀约下呀!!

  当我的左乳在他手掌旋磨的刺激下,已经挺起的小豆豆便隔着薄薄的奶罩和雪纺衬衣在跟他问候着。那种昏然欲飞的感觉让我整个身体开始变得软绵绵的。

  这种感觉是那样美好,来又来的飞快,只是那短短的一分钟就让我全身火热热地。

  我其实并不担心BILL会把我怎样,只要我出个声,说个不字,他绝对会停手收工继续扮演他的正人君子的。

  挺立的乳头在衣服下感受他的温热,传递着美妙的讯息给肉体的深处,享受着BILL熟练的调情,欣喜又害羞地承受着着这来自男友以外的男人的爱怜。好好,好舒服,我想继续让这这种感觉持续下去,我也就顺着BILL让他继续游历我无人照顾的身体。唧唧地吻着,雪纺衬衣的扣子被一个个解开,乳罩肩带也被拉下,我白皙丰满的胸部开始呈现,最后乳头一下子出现在冷冷的空气中,更是往前凸出了许多,就好像是在凸显他的存在似的一直顶着BILL的手掌。BILL火热的大手直在我的乳房上又挤又转,手指头更是一直捏着我的突起,三两回还不忘拨那么一下,我的手同样也伸进了他的内里,摸着他结实的胸肌。这个家伙,可真有个强健的身材呦!!

  当我迷幻于他雄健宏伟的胸膛时,我那件雪纺衬衣已经被他自双臂上给褪了下来,接着就是「啪?的一声,奶罩扣子被他冷不防的从我背后解开。罩杯脱离了胸部,无力地坠下,我上身完全没有了遮掩。由於太过兴奋,坚挺白嫩的胸部此刻一起一伏的,好像在呼唤着眼前的人儿。BILL很自动又识趣地忙将满是津液的嘴巴贴了过来,既是舔又是噬地啃弄着我的突起,我好久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了,竟然一时受不了,用软软的双手往前推着他的头,可这一个轻推却加深了他吸吮的力道,他的嘴紧紧含着我的乳头往外拉扯着,我的心一下子跟着往外飞,一股电流冲向我的四肢与小腹,酥麻的快感使我的双手停了下来,最后反倒是搂着他的头继续沉溺於那种飘渺的感觉中。

  这时候我的理智开始与身体在撕扯着我的脑袋,两者来去地在脑海里翻腾,我开始无法有效地去控制自己的行为,无法判断自己该如何?我已经无法相信自己在做什么了!

  天啦~!多美妙的感觉呀!

  搞什么!我在干些什么呀!

  好累,疲惫的双腿不禁使我靠在墙上……,隔了一会,我自己告诉自己,这都要怪那漫长的等待,那一个多月天可确实太漫长了。脑海里一个一个自我解释的理由开始出现,逐渐掩饰我翻腾的欲念狂情,尤其想到自己现在正在嬉弄的物件可又是自己的旧同学,而且又是如此英俊迷人……。

  想到这里,我更加兴奋,下面也越来越湿了。

  唉!这是哪门子的邪恶思想,竟然会让我如此兴奋难耐。

  春情激荡中的两人,很多动作与行为都是下意识的。不知不觉,我与BILL都已经揽拥着倒在床上了,我感觉到他的手掌正在我的大腿处摸索,轻柔而温热的爱抚实在让我痴迷,他的温柔让我失去了婉拒的心,於是我就没有再去阻挡他更深一步的抚摸。

  下面已经给他脱的只剩内裤,我清楚地感觉到他轻轻地在我微湿的三角裤上小力地按摩着我的阴蒂,有时他还用食指刮着我的小穴口,濡湿的情形想来是无法逃过他敏锐的触觉。

  这种重点部位的直接触击,实实在在是我生理上最为迫切需要的。当神智开始迷离,身体本能反应开始主导我一切的时候,他这么轻轻地在我私处摩搓与扣压,我的呻吟与呜咽竟随着他的轻重而婉转起来……。

  两条腿被他拨的更开了,BILL的爱抚动作愈发直接与大胆,他开始对我小穴加以抚摩与扣击,我当然清楚,他一定想放松我的小穴好迎接他的粗大。这种接触让我觉得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好……

  虽说我喜欢被他这样搞,可我还是多少残存些理智,我估量着主控权还是在我这,我还可以让BILL服务、或者说,让他享受我的身体几分钟,然后再去终止这些。

  BILL不断地隔着内裤爱抚我的阴蒂、阴唇与穴口,我的双腿时而张开、时而微微靠近,口鼻也不断地发出……嗯…呃…唔…哦,无意识的呻吟。他的手指这时候顺着我摇摆的双腿,以及偶而轻轻抬起的屁股,将三角裤往旁挪了挪伸进去抵住我湿润的小穴口来回扣弄起来……。

  我已经开始要承受不起,急忙喊出声——「我…我,我们不可以……,我们要停下来……。」我发出断续而急促的声音去阻止BILL的动作,可是他的手指仍然紧紧抵住我的小穴继续急速扣弄着……」

  「不可……,不可以……这样……这样做的。…拜……拜托啦~~。」唉!

  这可是怎么说的哦!

  我才刚说完,BILL就用行动回复了我所说的话。他的嘴唇立即贴到我那已经潮湿的内裤上面,害的我心儿扑通扑通地狂跳,我直扭动着下身来隐匿我的羞怯。

  他的嘴唇这么一贴靠上来,鼻尖刚好碰到阴蒂上,我的心理更加紧张,天啦!

  他要给我口交吗?

  他鼻尖用力拱顶着,并且用双手将我的三角裤往下拖,我抬着屁股让他轻易施为,又将它阻挡在大腿根的地方。我边拉着内裤边摇着屁股告诉BILL,我们不能再搞下去,我们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理智与性欲的拔河。

  BILL双手仍拖着我的内裤,稍稍抬起头、下颚顶着我的私处回答我,说他绝对不会去做我不让他去做的事情,如果我说声不,他一定会停下来的。他的下巴继续在我的阴蒂上使力,继续向我承诺,他绝对不会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保证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磁性、感性的语气,让我松开了双手再度拱起下身,BILL很快就将内裤给扔到了一旁。这时我的心理与身体的所有感应神经全都移到下身,完全体会那儿所传递来的所有讯息,我感觉到他的热热地嘴唇已经贴拢在我的阴蒂上,这时候我的情欲可真是非常高涨与奔腾——唉!一个多月了呀!

  我再次松弛掉紧绷的娇驱使自己漂浮在柔软的温床上,BILL细细地在我阴户上舔吻,那只灵活湿热的舌头在我两边阴唇上不断地刮着,舌尖一会向上、一下向下,然后顺着窄缝向上舔到阴蒂,先尝尝阴蒂顶端幼嫩的肌肤,然后再大口吸下整个阴蒂部位吮吸起来!

  好舒服呀!我大声呻吟起来,很就没有被温柔的吸弄住,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还没等我多想,他口舌已离开我的阴蒂向下舔到大阴唇,小阴唇,然后是那里……舌尖先是在我小穴四周打转,然后小心翼翼的贴在我的穴口上,因为我早就被男友干过不知多少次了,小穴一被如此刺激,就本能的微微张开,他的舌尖很容易就钻进穴内。他除了刺激我的小穴,还一面把手伸上抓玩我的胸部,用手指捏弄着我的蓓蕾,小小的乳尖在一拨一掐之下更是兴奋的让我近乎疯狂,小穴感到更酥麻,更濡湿,我的身体开始在双人床上不断地扭摆,时而抬起屁股、时而弓起上身。

  迷离的思绪沉浸于高度的愉悦之中,欣喜地享受这魂飞飘渺的感官之乐。BILL实在是很有本事,他很能掌握我的肢体语言,我的一颦一动他都可以很正确地解读,进而带领我迈向快乐的巅峰,虽然我还未与他真正交合,他却已经达到男友对我身体的了解程度。

  我自己的性反应我当然很清楚,我的高潮要来了,我无法制止屁股的往上迎合,可就在我要高潮之际,BILL却停止了一切动作。我又气又喜,气的是他为什么不让我满足;喜的是这样我就能从着罪恶的欲望中清醒,从而结束这一切……

  迷迷糊糊中,我完全没察觉到BILL已经悄悄地褪去裤子,跨身在我的双腿之间,原本下身的舔吮已经换成手掌的抠捻与揉搓,双乳上的突起再次变成他的嘴中物,乳头正被他吸呀吸的。同时,他随手抓来一只枕头垫在我的腰下。

  两腿之间的异物贴靠,让我本能警觉地抬起头,我看到BILL单手侧在我的上方,再往下看去,看到他那只硕壮的鸡巴,正笔直、正确地戳向我红肿洞开的湿润小穴。那绝对是个庞然大物,对我的港湾而言,我从未容纳过如此大型的船只,他的排水量应该要有男友的两倍,我的港湾能否容纳得下?想到这里,我开始紧张,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红红泛黑的菇状龟头上……。

  「不行呀!停停,我们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不可以的,我不能对不起他呀!」我在他的龟头即将插进我的小穴时出声制止。

  他巨大龟头上正流着大量淫液的马眼正亲吻着我湿漉漉的柔嫩小穴口,那种相贴的温热感觉比接吻更让我晕眩!我双臂软软地挡着BILL的胸膛,两腿环绕在他的腰际,我紧张地告诉着他。他随即回应着我,「我不射进去就是,你就当是在用根按摩棒,这样你也不算是背叛……拜托吗……我想感觉你里面的温柔呀,就是一下下也好,就是几分钟的短暂融合也好,哦~,耶~,好好喔……你的里面感觉起来好好的呦!哦~~~!」他边说边开始往里面插入了。同时还贴上我的身,吻着我发烫而又乾渴的嘴唇。"

  舌头不断地来回勾搅,唾液的水乳交融,我的魂儿已经丧失,只想到那个硕壮的东西将要填满我的欲望深渊,将要塞满我的洼地。我的心,极速拍打他的胸膛,替他奏起行进的鼓声。

  他-我的旧同学,也是男友的旧同学,已经开始干我了。

  上到岸边的鱼儿尤要象徵地挣扎两下,我,多少要替自己留些颜面,替自己在背叛男友前做些宣告。

  我再次出声………。

  「不,BILL……不要」我扭着屁股边说着,BILL也边深入着。

  「求你……不……不要呀……啊~~,哦~~,太深了,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了,不能再入了,好涨啊……」。还没等我说完,BILL更是一入到底,紧紧顶着子宫。

  这可如何是好,插进最里面了呀!第一次被入这么深,好满,好充实!

  强制禁烟后的瘾君子在抽头一口烟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是深呼吸一口,大口地将它含在气管然后让整个肺叶去感受那暌违已久的刺激,再来才是满足又不舍地把它吐了出来……,而且更是为了能再一次的吞入。

  来自花心深处的强烈满足,弥补了BILL的分身在我甬道中前进时造成的巨大排挤所带来的撕扯感,当那个大菇头顶到最深处的时候,猛地叫醒了我,我还是要试图把它给送出去……。

  他的肉棒子塞的我紧紧的,卵蛋与鼠谿部密密地贴压着我的屁股,浓密阴毛刺的我穴口痒痒的。那身重量更是将我的身体压的与床铺密实得很紧,我想要撤离就只好试着用甩的,摇摇看屁股,看看能否把那个大家伙给吐个精光……,这样我还能尽量保持我对男友的忠诚。

  我,两腿夹紧,看看能不能将它给挤出去,然后扭屁股……。谁知道,他压的实实的,这么一摇,那个大龟头的棱角直在磨着阴道内壁、热热的肉冠更是抵着那里在旋呀旋的,忽然间,在我狂烈摇摆的时候,那个大坏蛋猛地往下一压,重重地将我的屁股撞回床铺上……。

  呜,好不容易收住的一丝元神在这么一顶之下都——魂飞魄散了!

  他这么一下的重点击破,可真让我痛的咬紧牙根!「哦!!!」我大叫起来。

  似乎BILL很喜欢我这种反应,尤其在他看到我咬牙隐忍的瞬间更是爆发了他的强烈动力,他一下又一下的大起大落,大鸡巴次次的入个到底,我的屁股也跟随着他的腰部上下晃动。他将腰部提起的时候,我的屁股被带随着往上离开床垫,他的大龟头更是缓缓地倒刮着我那紧小的阴道慢慢的往外退着,我的那颗心真好似被往外揪、往外扯似的……正当我承受不住将屁股送向他的时候,他却狠狠地往下顶,顶的我一屁股落向床垫。

  啊!本来就撑的我死死的大肉棒,这下又把我入个彻底,龟头没命地撞击着我的最深处,害的我在那一直喘、一直喘,只知道双手牢牢地扣住他的背肌、两脚紧紧环着他的腰部。

  渐渐地,我慢慢感觉的出来,我那个原先只能包容男友的小穴,这时候已经可以通畅无阻地容纳BILL的肉棒了,果然越大只感觉越强烈、也越爽啊!只怕以后男友满足不了我了。

  BILL越肏越快,啪唧啪唧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声……,一切的一切都在脑后了,背叛男友的想法已经越行越远,我现在只晓得紧紧攫住它,好好地享受着这生平最快乐的时刻。

  我,爱死这个肉棒,爱死这个让我飘飘忽的肉棒了!!真想整个晚上都能好好地享受这个肉体的极度欢娱呀!!

  我羞怯的呻吟,当他狠狠地肏进我的里面时,我双眉紧锁、牙关闭合地发着呃~哦~噢~的低呼,下身也更是猛地往上迎合吞食着BILL整个的大肉棒,承受着它所带来的极度深处的快感。

  那是如此地超乎了想像,是那样的过瘾,那个肉棒整个埋藏在我小穴里的时候,所产生的刺激与兴奋真是无与伦比。这时候,我整个身躯已经完全交给了BILL,以求延续这个强劲的快感,我只是尽量保持些微弱的理智而已。

  我紧紧圈实着BILL,扭转挺送着屁股以求它最强烈的磨擦,BILL在我狂态的表现下也开始加快速度,双手牢牢将我臀部按在床铺上狠狠地入着我……。

  BILL的呼吸开始急促,嘴里发出一些低低的声音,刚开始还听不太清楚,后来可是越来越大声,听起来真……真是让人害羞。羞归羞,可是却更让我感到兴奋呀!什么骚穴、浪穴,欠操……这些我从来没听过的话都走他的嘴中冒了出来。

  他的手掌抓的越来越紧,肏的我越来越快也越重,我知道他快了……,快呀,我要赶快呀,我还有一点没到的呀!可要赶在他前面出来的,不然我怎么办呀!

  我猛力开始转着屁股、摇呀摇,双腿更是夹的紧紧的、束的牢牢的,让大鸡巴好好地刮着我小穴内的敏感神经,让大鸡巴头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子宫颈,我把所有最脆弱的阵地都放手交给大鸡巴去摧残、去蹂躏……,只要,只要我能到高潮就好了。

  来了,来了……,我感觉我要出来了,噢~耶!我积压已久的高潮终於爆发而出,我顿时魂飞魄散!

  唉!直到今天我还是日日思念那一瞬间地魂飞魄散的美妙呀!在我高潮的同时,他的身躯仍啪嗒啪嗒的起落,厚实又强力地撞击着我的柔嫩,我很清楚地记忆着那一霎那的感受,那个坚挺又火热的球冠在最后一次冲刺后终於停在我的最深处,死死抵住不动,强迫我那从未探访过的地方感受他的存在,就连我的心也被他滚烫地浓浆烫得整个揪在那儿……让我只知发着单音哦哦地伴随着他的子孙融入这场欢爱之中。

  肉体上的感官仍旧沉迷於那种奔放与需索的快感之时,逐渐还魂过来的理智这才想起……这些喷射的浓浆是……!!!

  天呀!他射到我里面去了,又烫又多……还射的那么里面!唉~今天不是安全期呢!!

  这时候我真是饱含狂喜与愤怒。出精的极度快慰与背叛男友的自责交替着出现在我潮红却又呆滞的面容上,自我保护的本能让我猛推,可是——真是为时晚矣。

  BILL或许是有意、甚至是蓄意,这时候他的双手紧紧地箍着我、两只手环过我的手臂牢牢地扣在我的身后,屁股死命把我的下身钉在床铺上让我没有动弹的於地,让我只能单纯去体会那个深埋在体内的勃动、去计算那个要命冲击的次数……。

  真要命!越是这样,高潮反到来的强烈而且越是持续,也就是我高潮的痉挛让小穴死命地夹着他的阳具,迫使他喷的更多、持续的更久。

  BILL延续不断的喷射紧推着我在高潮的顶端盘旋…再盘旋。

  多么令我痴迷与惊讶啊………那种魂飞魂往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真是棒透了。那个强烈扫射的火热冲击所引爆的小穴收缩而产生的毁灭快感,着实让我大脑产生了一段不算短的失忆空档。

  平日我与男友在一起做爱的时候,只能稍稍感觉到他的射入,不像BILL这回在射精的时候可以强烈地点击我的最深处,并且,阳具射的霎那之前更是会强烈的勃动,好像是在提醒我去感受它的冲击……,感受它的火热、雄厚与持续不断。

  在他的威猛之下我也确实感受到那个火热的雄精疯狂地摧残着我的身体,并且霸占着原本只属於我男友的绝对私密空间。

  「你……你不是说好会拔出来的吗!」我急喘地说到,「喔…呃!,哦~~我…我感觉……我感觉到了……你,你,你射的好里面,你…你射精在我里面了……我…会怀孕…的呐!」

  「哦…呃,不……不可以,喔…喔……呃呃…好…好~~好…耶,我…呜~呜……我也出来了,……我…我又被你干出来了~~~哦…呃………!」

  我的屁股那时候已经不听大脑地指挥,只知道死命地扭、忽左忽右地转呀转,紧紧抵着BILL的胯间磨呀转地,追寻那个属於被内射的愉悦。

  「你…你,你说过的呀!」我猛摇着屁股,两腿紧绕在他的腰际,狠狠地收缩着小穴的嫩肉,死夹着他还在喷射的肉棒,用着半歇底斯底的语调咬着牙说。

  「你…,该死~呀!哦~~,喔…我…我……感觉到……了,呜……喔,你射到我里面了……」

  「喀…喀」一时间我差点接不过气,於是紧紧搂着他在他耳边呻吟。他的肉棒还在奋勇地淩虐我那正开始发抖的秘径。

  「喔~喔,哦。哦~……呃,不…不……,怎…么…这……么多啊,喔~好…好多喔……嗯…嗯……哦、喔、喔——呃~流出来了,要流出来了,喔~~呃」

  我感到他射进我体内的精液已经开始往外流出,他可射的真多啊,居然都装不下了。

  极度高潮的欢愉之中,我倾力包含着他的施予,开门倚户地承接他的雨露恩泽。手儿密实搂着BILL强健的屁股蛋完全包容了他的邪恶。

  他的耳边是我的奸诗低淫「尖嘶低吟」,所有的世俗皆已葬灭在腿股间的欢娱深渊里。偷情欲焰的波涛峰峰相连,狂涛般的喜悦一波接一波,欢乐尽在紧环着的双腿的深幽处。

  直到现在我还是能够清楚感受到那时的……,现在一想起来真的很讶异,在高潮射出之后,BILL仍然努力的带领我追寻一次又一次的高峰,浓浓的精华在他的撞击下自我的小穴中往外溢出,阴毛、屁股沟到处都覆满了我们两人交欢的证物,床单更是写下了我们做爱的洋洋得意。渗出在外的都已如此,那我的里面更不用说了,绝对是已经灌的满满地了。

  高潮渐退,一片昏茫的神智略为苏醒,事前与事后的多说都是无意义,在那个时候我只知道要好好感受这从未有过的美妙,去细细体会自己深幽秘处所传来的快乐乐章,哪还会有心思去想事前与事后呢!

  余韵渐消,理智抬头。望着身上BILL一脸雀跃的面容,两腿当中粘湿湿的精液仍在沿着我与BILL交合的细缝中往床单上淌,他的阳具此时仍在我的包容之中来回地活动着。

  「我,我干了什么呀??!!」我自责道。

  BILL深情地看着我的眼睛,阳具可还仍旧继续在插入抽出。他到底他喷射了多少我也没有去计,只知道他现在每隔一段时间柱身还会鼓动那么一下………。

  「你说过你不会射在里面,你说会拔出来……混蛋!有了小孩怎么办?」一

  面说着,一面想起了男友。

  「对不起嘛,我实在忍不住,射在里面真舒服啊!我太喜欢你了,根本控制不住,你不舒服吗?那我下次一定拔出来?好吗?」BILL嬉皮笑脸的应道。

  还有下次?

  双眸凝视着眼前的男人,我自己很清楚我现在的身体又再次开始有了明显的反应,小穴又开始湿润了,他也察觉出我的变化而又吻上了我的身躯、吻上了我的乳房,轻柔细腻地吸着我的突起。

  一种未曾有的感觉从小穴里传来,BILL那个让我背叛男友的坏家伙竟然在我的身体里面再度开始膨胀,这种整体被撑开的感觉可是我向来都没未曾体会过的,我还处於敏感状态的小穴再度受到压挤、内部被排挤而出的精液在流经股沟所产生的骚痒让我再度又上了情欲巅峰。

  我知道我不能再次梅开二度与他欢爱,可是,可是我就是无法不让他干我,我可以在理智上拒绝与他做爱,却无法抵受他雄壮的身躯在我身上的活动。

  仍然处於兴奋状态的小穴在他的出入之下再度轻缓地收缩,上扬的情欲与事实让我敞开地接受BILL所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活动,既然无法抵抗就乾脆放松自己了。

  我静静地体会BILL的雄壮在我身体中进出,感受着火烫龟头刮磨小穴内壁所带来的神经刺激。

  时而轻缓时而顿击,再次紧扣着我高涨的情弦,我喜欢、我欢娱,这些都是我本能想要的,这是种享受。尤其现在BILL的动作既温柔又让我感觉得很充实,内心之中我已经希望他能持续下去,甚至还有丝丝地沉沦与叛逆——乾脆一直就这样子算了!!

  我的屁股开始不由自主地迎合着BILL的撞击,内心之中竟然会有盼望与等待,盼望那个火热的挺进,等待着他的赐予。我的双手在BILL放松之后很自然也很温柔地揽住了他宽实的臂膀,下身更是包含着他的雄壮而旋转而紧紧地磨呀磨,他轻缓地抽插,我细细地感受与追索……,真的好好——好棒的做爱呀!!无声………只有感受。

  好棒的感觉,好长的一段时间我沉醉在这种飘渺的两人欢爱地愉悦之中。

  粗长火热的阳具每一次进出在我那爱液漫流的小穴总是让我期盼更多更强烈的快感,他那大大的分身塞满着我的小穴,无休止的撞击、极度撑涨地深入……这些无法从男友身上体会到的情欲快感,一而再、再而三地冲击着我的神经,像潮水、像云端,似沉沦、似飓风………,我真不知道被操的欢爱竟然能够如此美妙。

  什么事情在未经比较之前都是没有好与坏,也更不会有满不满足与性不性福的区别。我知道以后不可能从男友身上获得这种快感以及性爱的享受,所以情欲的追求已经完全淩驾于我的理智,我只想将这种感觉深深印到脑海,将那种肿胀与充实用我的记忆下来,至於错误,那就留到事后再设法去解决了。

  这次BILL的行动虽然才开始没有多久,但我已爽的不行,我竟忘情地抬起上身,用我火烫的嘴唇吻向BILL的脖子。

  当我紧紧搂着他、吻着他,屁股更是不由自主的摇呀巅地…,BILL他——

  「喔…哦~~我——我要出来了!要拔出来吗?」BILL猛地将开始发抖的阳具狠戳到底撞击着我的最深处,然后开始往外拉。

  先前我埋怨他欺骗我,完全不考虑我的立场与状况,还一味将浓厚的精子射入我体内,这回他可是很尊重我了,可是,既然已经射过一次了,这次我就好好感受他那个火热热的精液喷洒时所产生让我飘飘然的快感,反正无可避免要吃事后避孕药。

  在我感受他往外退的同时,迅速将两腿再度缠绕在他的腰上、挺起屁股,将他的阳具整个再度纳入我的小穴之中。

  「没关系……,反正射都射过了,我很想——想感受你的射出……你射吧,射到我里面好了。」

  BILL听到我那期待的语气之后,一面脸带着微笑一面在我的脸上、我的嘴唇、还有我的乳房上温柔地吻着,他不断吻着我,肉棒也还依旧继续在我的小穴中进进出出,进出之间的节奏在这时候他也调整为快速而急促,每一次的挺入都根根到底,这种快速而强烈的冲击更是使我肌肉紧绷地箍牢着他,全身意识都专注在下身所传来的讯息。

  莫名其妙的动作就发生在感受到他射精的那一瞬间,我强力的抛送屁股将小穴尽可能贴合住BILL的阳具,很想这样让他喷射撞击所带来的神经刺激能达到极至。

  我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每一次射精的脉动,每一股的喷射都狠狠地触碰到我的子宫深处,这种深层地触击也让我产生了更巨大的快感,真的好邪恶,我竟然因为背叛男友的心理感受而产生了强烈的犯罪欲望已至於达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解脱的快感夹杂在情欲快感之中所呈现的是如此美妙,实在无可比拟,在他射入的同时,我再次爬上高峰,痉挛的小穴收缩紧箍着他同样在剧烈收缩着的大肉棒,我俩一起大声呻吟起来……

  BILL的阳具最终还是停止了跳动,过了一会,BILL的阳具已经软缩下来,却还是可以让我感受到那只肉棒的存在。他缓缓地往外抽出,将那只长而肥美的肉柱子从我湿的一榻糊涂又红又肿的小穴中往外退,在他退离我的身躯之时,我也接着用手肘撑起上身看着他的抽出。我不知道我的脸上是否泛出桃红,当时真是感觉很羞人,脸上更是臊热的发烫。

  小穴这时候开口变的好大,可以感到它仍在继续地缩张与分泌,BILL射进去的精华亦源源流出。

  而那他原本整齐浓稠的阴毛也散乱地贴在小腹而且黏糊糊地像似风雨过后的稻田。

  当我继续感受这种来自小穴深处温暖的时候,脑海里想着——-以后我跟男友做爱的时候还会产生反应吗?小一号的阳具还能让我的小穴充实吗?

  BILL看见我脸上的表情之后微微笑了一下,他知道我们俩这次婚宴之后所发生的这件事情将会埋藏在彼此的心底,我是不会将这次事情说出去了,我想他是非常高兴我已经将他所射出来的精华保留在体内被身体尽情吸收,哪怕只是些水分。

  当我走到浴室做事后清洗工作的时候有一点让我很惊讶,那就是他射进我体内的那些精液在过了二十分钟之后还会有些残留的部分在断断续续地往外滑落出来,这情形是我与男友一起以来从来未有过的。待会如果不做事后避孕,我肯定会怀上BILL的种!

  当BILL一丝不挂的回到房间时,他那个坏东西这时候懒懒软软地在他下身晃悠,竟也是非常可观的大小,还衬托他结实的身体更显雄壮……。

  BILL将衣服穿戴好后,依依不舍的和我告别,叫我好好休息,还问我过几天能否去给他送行。我答应了他,他紧紧抱着我告诉我他会永远记着我的,我一时竟然很受感动!

  BILL走后,我顾不得伤感,只在思考以后该如何面对男友。哎,我还是把这偷情经历深埋在心底,就当是梦一场吧!

  【完】

  2597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