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堕落记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1898来源:

我们结婚才三年不到,还没有孩子。


  丈夫由于工作的原因, 常常奔波在外。


  丈夫不在家的日子,我除了到我妈妈家里走走以外,很少出去,一般都是一个人在家里玩电脑或者看电视什么的,实在寂寞就到一个好姐妹那里去玩,她离婚后独自开着一家茶馆。


  她叫珍,和我同龄,都刚满三十岁,是我小学的同学。从小学到现在我们一直都很要好,没事情就躲在一起说一些悄悄话,所以没事情我就喜欢到她的茶馆里泡一杯清茶,坐在吧台里边喝边说一些女人的话题。


  她的茶馆不是纯喝茶的,里面有不少小姐无所事事的坐在茶座的角落里,男士进来直奔包厢,然后由小姐端茶或一些小吃进了包厢,却半天不见小姐出来。头几次我见了纳闷,就问珍,怎么不见她们出来呀?珍笑了,笑的有点暧昧。后来她才悄悄的告诉我,你以为这些男的真的来喝几十元一杯的茶呀?这时候我才明白。


  有一次,我在跟珍坐在吧台里闲聊,今天小姐不多,生意又好,没一会儿一个个小姐端着茶和茶点钻进包厢却不见出来。这时候来了三个男人,都是三十岁左右。其中一个人跟珍打个招呼进要往包厢里闯,珍连忙叫住他,说:


  “黑头,现在没有小姐啦,你们现在在里面等一下好吗?一会儿小姐来了我就叫她们过去。好吗?”那个叫黑头的点了点头,就和他的同伴一起走进了一个空包厢。


  我继续和珍聊天。这时候那个黑头叫了起来: “老板娘,先给我们上几杯茶呀。”


  “哦哦,马上来。”珍连忙答应。一边泡茶一边自嘲的说: “连茶都给忘了。”


  这时候又来了几个人,珍连忙迎上去说:


  “对不起,现在包厢没有啦,要不你们在大厅里坐一下,先喝一杯茶,好吗?”那些人好象都是老客,笑了笑就坐到了大厅里。珍连忙泡茶,这时候她发现吧台上还有几杯茶还没有送到那黑头的包厢,就对我说:


  “这里又来客人啦,麻烦你帮我送一下吧。”我笑这说: “工资可不能赖。”她用手轻轻的拍了我的脑袋:


  “晚上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吗?”我哈哈的笑着端起茶盘,快步往包厢走去。


  轻轻的推开包厢的门,这三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笑的事情,这哈哈大笑呢,我一进来他们都止住了声音。我把茶水和点心一盘一盘的放到茶几上,对他们笑了笑就准备离开。


  这时,一个人站了起来,走到我后面把门给关了,我吓一跳,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就拼命的解释:


  “我不是小姐……”没等我说完,后面就给人抱住了,一个男的还笑嘻嘻的说,你不是小姐,难道你是先生呀?“其他俩个人都在笑。


  ”我是……来……来……送茶的……“我吓呆了,话也不利索啦。


  可是他们都不听我说话了,三个男人围着我,没俩分钟就把我的外衣的扒了下来。我就剩下三点式了。我急的要哭了,一只手捂住我的双乳,一只手紧按着我的下身。可是我的俩只手很快的给他们拉开了,胸罩也给解开了,解放了的双乳傲然挺立在他们的眼前。他们又七手八脚的把我的三角裤给脱了。


  我的泪水挂满了我的脸,我口中还呐呐的说的:


  ”求你们了,不要啦……“还是没有人听我的,他们把我拉到沙发上,一个男人已经脱光了他自己的衣裤。


  我躺在沙发上,俩只手被一个男的按在脑后,一只脚被另一个男人按在沙发的靠背上,那个脱光衣裤的男人则一手把我的另一只脚紧紧抓住,我的下身就这么的暴露在他们眼前。


  猛的,那男人的肉棍捅进我的下身,。


  ”疼呀……“我不由的叫了起来。他没理我,管自己在抽插,一下比一下狠。渐渐的,我下身湿润了,不在疼痛,一种快感开始布遍全身,这种快感是我从来没有过了,虽然我跟我老公发生过不少次,可是从来没觉得有这么刺激过,慢慢的我不在挣扎,在我心里我安慰自己,三个男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再挣扎也没有用。那俩个男人见我不再挣扎也不再死死的按住我了,一个蹲在我旁边用手轻轻的摸着我的双乳,不时的用手指夹一下我那早已经发硬的乳头。还有一个则在我脑后,弯着身用嘴在亲我的嘴。


  这时候我真的迷失了我自己,嘴巴里有别人的舌头和我的舌头在接触,身体上有一双手在抚摸着我的双乳,而我的阴部责有一根比我老公还厉害的肉棍在扫荡!


  大概过了十分钟,那条肉棍终于挺不住了,一阵狠插以后就罢战退出。退出后。他们把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放到一边。拉起了我,这时候我已经身不由己,他们让我躺在茶几上,由于我比较高,茶几又比较短,我躺上去的时候,双脚还挂在地上,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们早已经都是赤裸裸的。一个男人把我挂在地上的双脚高高举起,他自己则略弯下身,肉棍刚好对准了我的肉洞,他调好角度,再次发进了进攻。而那位刚刚下战场的男人还不服输,那那根已经发软的肉棍放到我的手里,我不由自主的套弄着这肉棍。最后一个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那根肉棍早已经硬的发青。由于在站在我脑后,那根肉棍就在我眼前荡来荡去,这男人还嚷嚷着:


  ”快点快点,我受不了啦。“


  那位正在用里抽插的男人笑着说: ”你急什么呀?她不是还有一个洞吗?你先到那个洞里消消火。“


  我正莫名其妙,这男人却说:


  ”今天能搞到这么漂亮的女人,我都给忘了。“说完走到我旁边,那俩个男人也配合的把我身体侧过去,让我的脑袋对着那根肉棍。那男人也毫不犹豫的那肉棍插到我的嘴巴里,一边还说:


  ”快吹。“


  肉棍一进嘴巴,差一点儿要把我闷过气去,太大啦,把我的嘴巴塞的满满的。一股躁味使我想呕吐。但是不由我多想,那根肉棍已经在我的嘴巴里一进一出的开始了。渐渐的,我不再感到恶心,习惯了以后嘴巴也感到舒服多啦。我一只手在那位刚下战场的仁兄的肉棍上运动,一只手则要抓住嘴巴里的这只肉棍,因为一不小心这肉棍捅太深我喉咙受不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时间,我下身的肉棍也终于投降了,在我肚子里面泻了他的元气以后,也撤离了战场。


  在我嘴巴里的肉棍连忙离开我的嘴巴上去补充。那根在我手里运动的肉棍又悄悄的仰起了脑袋。我怕啦,由于下身摩擦的时间太久,都有点感到疼痛,再来一轮我非死不可。


  这时候包厢的门给拉开了。


  ” 天哪!“传来的是我朋友珍的一声惊呼。


  她过来一把拉下正在我身上运动的黑头: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乱来呀,她不是小姐呀。她是我朋友,来玩的呀,你们……“


  她一边赶走他们,一边去找衣服让我穿起来。他们三个男人也赶快去找衣服。然后离开了包厢。珍把我的衣服找齐以后,放在沙发上,对我说:


  ”你先穿好衣服,我在外面等你。“说完就急急的走了出来。


  等我穿好衣服到了大厅,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就珍一个人傻傻的坐在一张沙发上。


  我一见她就哭了。她见我来了,连忙站起来扶我坐下。又去吧台泡了一杯茶放在我前面。然后对我说:


  ”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发生这事情。也都怪我,生意一忙,把你在里面给忘了。“


  她边说边去找张椅子,坐到了我身边,接着说:


  ”这事情已经发生了,刚才我也骂了这三个混蛋。如果你觉得委屈,你可以去报警,我不怪你。“我当时也真的有去报警的决心,可是我知道我一报警,虽然这三个混蛋跑不了,珍也就完了。要是传开的话,我非死不可。


  珍见我不说话,就接着说: ”这三个人其中有一个我认识,警察要抓人的话我可以告诉警察。“然后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发呆。


  报警?这事情一旦传开,我还怎么活呀?我犹豫着。


  ” 对了,“珍站了起来: ”这三个小子留下了一千元钱,让我交给你的。“珍说的到了吧台里面拿出了一叠钱放到我的桌上。


  一千元?


  我傻了,常到这里来所以我也知道价格,一般一次才一百五十到二百元之间。说真的,我不在乎这点钱,我老公生意还比较顺利,虽然常常不在家,钱赚的还是可以的。


  可是,这也算表示他们的一点歉意吧。


  我什么也没有说,珍也什么都没有说。珍把茶馆的门关了。我们俩就这样默默的坐了很久很久。


  我站了起来,我对珍说,我要回家了。


  珍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欣喜。她马上去吧台里面又拿出了一叠钱,加起桌上的那一千元千,递给我了我。说:


  ”对不起你了,这点算我的向你道歉的一点意思好吗?


  我摇了摇头,那过那一千元钱,其它的都还给了珍,对她说: “我们还是朋友!我没有怪你。”


  回到家,我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的洗身体,直到到皮肤都洗的发红我才罢休。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回忆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在心里却又有一丝的兴奋。背着老公和别人搞……居然同时给三个男人搞……用嘴巴搞……


  想着想着,我心底升起了一团火,这团火使我全身难受,全身都是欲望,下身的肉洞越来越痒。我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肉洞……


  是事情发生以后,我很久没去珍的茶馆了,但是我内心深处,却很想再去,很想再有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因为那一次太刺激了。平淡的生活让我越来越渴望这种刺激。这种刺激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但毕竟我是一个良家妇女,在别人眼里的好妻子,好主妇。一旦事发,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我犹豫着。


  一天,老公又出远门了,我中午到我妈妈家里吃饭回家,没事情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又来到了珍的茶馆门口,站在门口看了一下,我心里很复杂,最后我还是摇了摇头,准备离开,正在这时候,珍走了出来,她对我说:


  “我都看到你了,怎么,恨我呀?很久不来?来了也站在门口发呆”我笑了笑,说: “没有啦,这段时间比较忙。”


  又坐在那软绵绵的沙发上,我和珍在聊天。


  珍没问我这段时间为什么不来,还是象以前一样,跟我聊她的一些私事。今天没有什么生意,她就端来了一瓶葡萄酒要和我一起喝。


  这段时间其实我心里也很难受,很闷。于是我们俩就开始喝酒。不知不觉中我们喝了俩瓶葡萄酒,话越说越随便。她悄悄的对我说:


  “真羡慕你有个好老公,其实没有男人真难受。”我徶徶嘴: “有老公跟没老公差不多,他常常不在家,我一个人和你不一样呀。”


  “那你老公不在,你一个人不需要呀?”珍红着脸问我。


  “无可奈何哦,又有什么办法。对了,我还好说,你却在这种场合,你更难熬。嘿嘿嘿。”我取笑她。


  珍看了看旁边,见没有什么人,就对一个小女孩说: “小燕,帮我看一下台。”然后拉着我说: “走,到我卧室里去。”


  我纳闷: “去哪里干吗?想强奸我呀?”


  “让你看一样东西。”她神神秘秘的。


  我好奇的去了茶馆的楼上,来到她的卧室,她关好门,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我抢过来一看,顿时脸发烧了。拼命扔掉,那竟然是一个男人的肉棍。


  珍笑着从地上捡起那跟肉棍,不知道按了哪里一下,那肉棍竟然动了起来,她在我耳边悄悄的说:


  “用这东西很有意思的啦。”大概由于是我多吃了酒,胆子比较大,也许是我本身的心里驿动,我接过这肉棍,发现这跟男人的东西很象,几乎是一模一样。我问珍:


  “这东西怎么用呀?”珍笑着说: “我来教你。”


  我就依照珍的话,红着脸脱下了自己的衣裤,躺在床上,珍那那东西慢慢的查进了我的肉洞,按动按钮,那东西就在我的身体里面动了起来,刚开始我感到有点害怕,渐渐的我越来越舒服,我不由的发出快活的呻呤。


  那天晚上我就在珍的床上和珍玩了这东西一夜。


  从这以后,我和珍又恢复到以前无话不谈的地步。甚至比以前更要好。


  一天晚上,我照例没事情坐在珍茶馆的吧台上和珍闲聊。


  珍对我说: “晚上你在我这里过夜吧?在一起玩游戏。”


  我笑着用手敲她的脑袋: “还要玩呀?整天玩也没有意思呀。”


  这时候珍鬼鬼祟祟的对我说: “那就来真的?”


  啊!我吓一跳,但是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快答应呀,机会来啦,你不要刺激吗?可是又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不行,你已经很过火啦,你是一个良家妇女。


  我犹豫不决,珍见我这样,就在我耳边悄悄的说:


  “放心,我这里有一个老客,他是一个工程公司的技术人员,过几天就要走了。他不是我们这里人,不会有事的。”


  我无语。


  晚上珍把茶馆早找就关了门,和我俩人在一个包厢里喝酒,一会儿珍的电话响了,珍接了电话以后就去开门,原来她约的人已经在门口等了。等我把一杯酒干了的时候,我才发现进来的是竟然是四个人,我看了珍一眼,她却一脸的坏笑。


  六个人继续吃酒,大概吃了一个多小时,大家酒吃的都差不多了,气氛的活跃多了。


  这时候珍拉我走出了包厢,临走是对他们说,你们十分钟以后再出来吧。


  我和珍来到了大厅,我问珍: “怎么这么多人呀?”


  “有没有害怕?”珍笑着说: “单个男人没意思呀。没几下就缴枪啦。”


  我惶惶了,这时候珍又来安慰我,没有关系,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珍把外套脱了下来,我也犹犹豫豫开始脱下我的外衣。


  他们很按时的走出了包厢,俩个人包一个把我个珍围了起来。


  刚才大家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我知道,这一前一后围着我的俩男人个子高的、大约三十岁的叫大刘,矮点的叫小陈,看上去都挺斯文的。


  大刘站在我后面,小陈则在前面轻轻的拥着我,搂着我的双肩,嘴巴向我的嘴巴慢慢的碰了过来。如果说刚开始我还有一点犹豫的话,当小陈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巴里那一瞬间,我再也不能自持,今晚我决定放纵自己。


  当我把舌头和小陈的舌头开始缠绵的时候,大刘已经在我后面也开始抱着我,一边用嘴巴在我耳后轻轻的亲吻,一边让两只手从后面伸到我前面,温柔的抚摸我的双乳。


  这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了,脑袋里好象有一把火燃烧,头上的这把火慢慢的引向全身。突然间我明白了一句话:欲火焚身。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身上的衣服都到了地上。我趴在吧台前,大刘在我后面两手卡住我的腰,用力的在抽插,那长长的肉棍一次又一次的直捅我的花心。而小陈站在我旁边,用手在轻揉着我的双乳,不停的玩弄着我那两粒早已发硬的乳头。


  我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嘴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呤,大概是我的声音更加的刺激了他们,大刘的冲刺也越来越厉害,一阵猛打猛冲以后,大刘终于停止了运动,撤出了战场,坐在一边观战。


  小陈接过阵地,就坐到了沙发上,把我拉到他怀里,让我坐到他的上面。由我来运动,他用双手抱着我的屁股,舒舒服服的享受着我的服务。


  我环顾四周,看见珍和其他两位男士的战斗,哇!两位男的一前一后,后面在用里的抽插,前面的也在抽插,只不过是在珍的嘴巴里抽插着。珍趴在茶几上,一只手支撑着身体,一只手握住前面那根肉棍,由于我嘴巴也受过这么一招,所以我理解珍为什么要抓住这根不放,因为不抓住,这肉棍捅太深了喉咙可受不了。


  大战结束以后,我们都没有去穿衣服,任由衣服东一堆西一堆的放在地上,大家一起去了珍的浴室,珍的浴室虽说比较大,但是也容不下六个人呀。


  大家挤在浴室里,开着玩笑,互相打闹着,一起冲洗身体。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都坐在大厅里,但是我们还是没有把衣服穿上,在空调的暖风抚摸下,我们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舒服的享受着激情过后的那种说不出感受。


  珍去吧台又拿来了一瓶葡萄酒,男人们在酒的刺激下,那根已经疲软的肉棍又悄悄的抬起了脑袋,我正靠在沙发上,偷偷的看这大刘的肉棍在一动一动的,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双手在抚摸,紧接着又一个男人来到我的前面,而大刘和小陈则走到珍的前面。


  他们两人把我翻了过来,让我侧躺在沙发上,一个人在我身后跪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进进出出。而另一个来到我的边上,把那肉棍挺在我的眼前,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就毫不犹豫的用嘴含住了它。


  这是我第二次去含一个男人的宝贝,第一次是被强迫的。而这一次则是我自愿去含,那肉棍在我的嘴里,不安分的游动着。刚开始我还有点害怕,怕自己受不了这味道会呕吐。但是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到那肉棍竟然有点甜甜的味道。


  下身的冲刺越来越快,一股激情从下面开始刺激着我的全身。我嘴巴里含着这宝贝又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呜呜”的表示我的兴奋。


  那一夜,我们都没有回去。六个人挤在珍的床上半梦半醒的过了一夜。


  过了一段时间,我老公回来了,他在家里的时候,我很少出去。他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又要去外地了,这次去一个江南的美丽城市。我很久没出过门了,缠着也要去,老公痛快的答应了。


  我和老公来到了这美丽的城市以后,我才有点后悔,因为老公实在是太忙啦。每天忙着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我跟了几次以后就没有兴趣再跟在他后面了。每天他忙他的,我则在这陌生的城市里到处游荡。


  一天上午起来,老公对我说要去另一个城市办点事情,明晚才回来。


  老公走了以后,我一个人又在这陌生的大街上闲迋着。刚来时的新鲜和对这城市的好奇已经荡然无存了,就是觉得好无聊。寂寞中我想起了那一夜的疯狂,现在的我也好想再有这么一次的疯狂呀。特别是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没有人认识我,随我怎么玩也不怕有熟人看到我的疯狂。


  夜幕渐渐的降临了,我还是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晚饭也不想吃,也不觉得饥饿。走累了,我慢慢的回到宾馆。


  在宾馆门口,意外的碰见了大刘。我们俩一见面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呀?”接着大家都哈哈大笑。


  于是我们就来到一家饭店一起吃晚饭,在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的工程公司也来到了这城市,正在建一座大厦。他知道我晚上老公没在的时候,就问我晚上准备什么节目。我说正想不出来呢。他就笑着说:“那晚上就由我来安排节目吧。”说完就去买单结帐。


  他领着我走进了一家豪华的大酒店,我吓一跳,对他说:“到这么豪华的地方好象没必要吧?”他笑了,轻轻的对我说:“我有的一个好朋友在这里当经理,他会给我五折的,再说,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就得来这些地方,否则也太对不起你了。”我听了好感动。


  走进了宾馆大厅,他先去总台拿了一张卡以后就带着我上了电梯。


  电梯停在了九楼,走出电梯,才发现这里原来是酒店的桑拿中心。


  不知道他对服务台的小姐说了些什么,那小姐微笑的那一张卡递给了他。接着出来一位服务生带领我们顺着一条窄窄的通道走到一个包厢的门前,打开门,让我进去以后对我们说:“服务员要男的还是要女的?”


  他看了看我,说:“男的。”


  等那服务生走了以后,我才发现这里面原来是一个浴室。很大,比一般家庭的都要大。角落里有一个排大衣柜。我正看着呢,有人敲门,大刘打开门,进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大男孩,他很斯文的问:“是你们这里要服务员吗?”


  “是的,你进来吧。”大刘一边脱衣服一边回答。


  这男孩先是伺候大刘脱衣裤,等大刘光溜溜的泡到浴池里的时候,他又走向我。我毕竟是一个女人,让男孩伺候我脱衣服还不习惯,我就赶紧说:“我自己来。”


  那男孩微笑着退到一边,看着我。我脸红了,扭扭陧陧的解钮扣。大刘看我还不习惯,就对那男孩说:“你先出去一下吧,一会儿我再叫你。”


  那男孩很听话的走了出去。


  我见他出去了,很快的把自己脱光然后泡到水池里。大刘叫我一起去角落里的一个大玻璃门里面。我进去以后,大刘把那男孩叫了进来,他自己也钻了进去。


  那男孩不知道按了哪里,顿时这里面冒出了很多蒸气。


  出了蒸气房以后,我们再泡到水里,觉得全身的毛孔都舒服。


  大刘又要我趴到一张小床上,我就由他指挥,乖乖的趴在床上。


  那男孩子来了,轻轻的给我按摩,他的手法很熟练,该轻就轻该重就重,很舒服。


  那双手在我的背上抚摸着,慢慢的到了我的屁股,他的手也渐渐的加重,手指在我的肛门边轻轻的游走,刺激着我的肛门,也刺激着我的阴部。


  不知不觉,我的肉洞里流出了不少水,我的全身在颤抖。


  这时候,他又让我翻过身。手在我的乳头轻轻的打圈圈。不一会儿,我的双乳就渐渐的发涨,乳头硬的受不了。在这种刺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不由自主的发出兴奋的呻呤,突然觉得有一只手在轻轻的刮我的鼻子,我睁开眼一看,是大刘,他一脸的坏笑,对我说:“哟,这么几下就受不了啦?”我瞪了他一眼,恨恨的骂了一句:“坏蛋!”


  他拉开了正在轻轻抚摸我阴毛的男孩,把他那早就等待冲锋陷阵的小弟弟插进了我的肉洞,顿时我全身有了一种充实感觉。


  他拉开我的双腿在用力的重逢,而那男孩则在一边继续抚摸我的身体。我发现那男孩的下面也已经搭起了帐篷,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在为我们的事情加油助威,只不过我发现他的脸略略有点红。我知道,他们毕竟是服务员,没主人的答应,他是不能随便上的。


  我在他们俩人的上下进攻下,兴奋到了极点,特别是那男孩用嘴轻轻的吸着我的乳房,用牙轻轻的咬着我的乳头,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十几分钟过去了,当大刘决定要撤退的时候,我竟然感觉有一种失落感。大刘看出了我这种感觉,就避开那男孩,悄悄的对我说:“别急,现在才是热热身,晚上还有节目。”顿时我羞红了脸。


  当我挽着大刘的手离开浴室的时候,时间才是晚上九点多。


  还是这座宾馆里,我和大刘来到了三层的酒吧里,大概是这么太高档了吧,酒吧里人不多,宽大的吧台三三俩俩的坐着没几个人。吧台女穿的全是三点式,在可数的几位顾客中来回走动。我和大刘刚在一个角落里坐下,一位吧台女就来到我们前面,递过了一本精致的单子,等我和大刘随便的点了一些酒水后就悄悄的离开了。


  不一会儿,那位吧女端着酒水来到我们旁边,熟练的把酒水摆到桌上。大刘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了些什么,那吧女笑着点点头走了。


  我纳闷的看着吧女扭着屁股离开,问大刘搞什么鬼,大刘神神秘秘的说句暂时保密就不再说了。


  一会儿,那吧女又回来了。他对大刘说:“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请跟我来。”


  我和大刘站了起来,跟着吧女往一个楼梯走去。这时候又过来一个服务员,整理了我们的酒水,也端着跟在后面。


  上了这楼梯,我才发现这里另有天地。一个包厢,正面是一个大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酒吧里的整个情况。


  这时候吧台旁边的一个舞台,一个几乎没有穿衣服的女孩围着一条钢管在跳钢管舞,那大胆的表演使我目瞪口呆。这时候包厢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位服务员,他们关好门以后,就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大刘朝他们点点头,他们就开始脱衣服了。


  本来他们的衣服穿的不多,没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全脱光了。他们脱光以后,我还以为要看他们表演呢,没想到他们钻进了我们的桌子底下。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又怕他们说我老土,所以也不敢问,任由他们往桌子底下钻。


  意外的是,他们钻进去以后,没有在那里做游戏,而是男的来解我的裤子,女的则去解大刘的裤子。


  我看了大刘一眼,而大刘却微笑的举起酒杯,要我干杯。我只好听话的举起酒杯和他干了一杯。


  这时候桌下的男孩已经扒下我的裤衩,竟然……竟然把舌头伸进了我的下面,顿时我如触电似的,全身马上发痒。而看坐在我对面的大刘则是一脸的兴奋,不用说,那女的特肯定在他的下面用嘴来为他服务。


  我没想到舌头还能伸到我的肉洞里,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舒服。


  正当我在享受着这份激情,大刘却对他们说:“可以啦,你们起来吧。”


  这一男一女就站了起来,赤裸裸的站在我们前面。大刘也站起来开始拖衣服,我也把衣裤慢慢的脱了下来。


  大刘对那男孩说:“好好伺候这位大姐。”说好就把那女孩拉到沙发上开始工作。


  那男孩请我来到大玻璃屏幕前,要我把手抓住玻璃前面的不锈钢管,准备从后面开始进攻。我透过玻璃,看到下面人来人往的,吓一跳,连忙对那男孩说:“别在这里,下面的人会看到了啦。”


  那男孩笑笑说:“这玻璃从里往外看很清楚,可是从外往里看却看不到了。”


  哦, 原来是这样呀,我就放心了,弯着身体任由男孩在我后面冲锋陷阵,


  我则看了楼下酒吧的人群。虽然我已经知道他们看不到我,我心里却总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那男孩把我激起来的兴奋交杂在一起,特别使人激动。 我不敢大声放纵自己的兴奋,害怕给酒吧里的人听到。


  因为这楼实在是不高。 所以我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怕呻呤声会惊动别人。


  男孩看出了我的想法,对我温柔的说:“大姐, 这么是隔音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男孩的一次次冲锋都顶到了我的子宫, 都快半个小时了,那男孩还是雄风依然。 真厉害。不愧是专业的。


  一会儿那男孩让我转过身来, 从前面发起了进攻。


  一会儿又让我仰在沙发上,他高高的拉起我的大腿向打桩机一样用力的往我肉洞里打桩。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性姿势竟然有如此之多。 以前我就知道躺在床上,让老公爬到我身上弄几下。 完事以后就各管各去睡觉。


  我看见大刘和那女孩子早就收工了,他们坐在一旁正看着我们俩的战斗。毕竟大刘是业余的,远不如这男孩这么专业。


  在包厢里我们闹了一个多小时以后,那一男一女拿着小费走了。我和大刘两人继续喝一点酒以后也离开了这里。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我们一起走在大街上散步。


  大刘问我怎么样, 我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我还是真诚的对大刘说:“谢谢你, 晚上让我懂了不少。”


  大刘哈哈大笑:“晚上我也学了不少, 以后有机会我们再练练。”


  夏夜的风, 轻轻的抚摸身上, 好舒服的感觉。 可惜刚才衣服上刚弄皱了,穿着总觉得有点不舒服,


  于是我对大刘说:“晚上你还要陪我走路吗?”


  “行呀,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陪你走一夜。”


  “那我得回去换一件衣服, 你在这么等我。”


  这里离我所住的宾馆不远, 我怕大刘陪我一起进宾馆让人看见不好, 因为我和我老公住这里已经好几天了, 很多服务员都认识我们,


  万一哪个多嘴的胡说八道, 那可麻烦了。


  很快我就换了一件连衣裙出来了, 又继续和大刘在大马路上闲逛。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实在是走累了, 大刘就带着我到了一个公园


  ,我们坐在草坪上休息。


  夜色越来越浓, 公园里除了几对恋人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我和大刘的附近, 也有一对恋人在拥抱。


  我躺在草坪上,大刘则坐在我的身边, 对我讲一些黄色小笑话。


  我突然看见那对恋人有点不对劲, 哈!原来是那男的把手伸进了女的裙子里面, 女的则在挣扎, 可是又不敢太用力。


  最后那女的投降了, 任由男的手在裙子里面纵横,只是转个方向,用她自己的身体挡住我们的视线, 而那男的正好面朝我们,


  正鬼鬼祟祟的盯着我们观察我们是否注意他们。


  大刘也看见了, 他笑着对我说:“哈哈, 看他们的样子真好笑,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来,你让他们好好的学习学习。”


  我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这是公共场所, 虽然没什么人了, 但是毕竟是露天。


  大刘已经开始解开我连衣裙的钮扣了。 我想反正这么没人认识我, 怕啥。 于是我就无所谓了。


  大刘解开我衣服的钮扣以后, 又把我的胸罩给解了下来, 接下来又把我的三角裤给褪下来扔到一边。


  我看那男的眼都直了。 心里觉得很好笑。 大概见男的有点奇怪吧, 女的也转过头来, 哈,那女的衣服钮扣也全开着呢。 在月光下,


  清楚的看见她的一个乳头也暴露在外面。 可是他们都不觉得, 看我们都看傻了。 大刘见他们这么认真的看着我们, 越发来劲。


  几下就把我的裙子给脱光。


  现在的我光溜溜的躺在草坪上, 在夜风的吹抚下, 好舒服呀。我不再看那对恋人。 管自己闭着眼睛。 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舒服。


  大刘则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全身。 突然大刘在我耳边悄悄的说:“你看他们。”


  我微微抬起头, 大概是我们的鼓励吧, 那女的也躺在草坪上任由男的抚摸。


  大刘脱下裤子, 那边男的也拖下裤子。 哇! 他们要比赛呀?


  几乎是同时, 他们的肉棍都插进了各自的目标。 这时候的我已经什么都没有想了, 对着天空, 伴着凉风。 靠着大地,


  甚至在别人的目光下做爱, 有几人能有这么一回呀。


  大概是由于在比赛吧, 大刘此刻威力无比。 要知道,晚上他已经战斗过三次啦。 我悄悄的对大刘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大刘说:“我也不知道呀, 晚上我觉得特别刺激。”


  终于战斗结束了。 俩个男人时间都差不多。 打了平手。


  我们穿好衣服以后, 那对恋人也整理好他们自己的衣服, 我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我对大刘说:“我们回去吧。”


  我没有回到自己住的宾馆, 怕惹人注目。 就和大刘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私人旅社休息了几个小时, 上午八点多, 我们各自己走了。


  老公结束了这城市的业务以后, 又要去另一个地方。 这次我决定不再跟在老公的后面,便一个人自己回家了。


  回到家, 晚上我躺在床上, 又想到了几次的激情, 全身都有点痒, 便想出去到珍的茶座里走走。 突然,内心深处,


  有一种声音在谴责我: 你堕落拉! 是呀,老公对我真的很好。 而我却背着他在外面胡来。


  我太对不起老公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的哭了。


  于是我决定,今后不再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了。


  这时候, 有人来按门铃, 我一看竟然是珍。


  老朋友见面, 话当然不少, 珍邀请我去她的店里玩, 我摇摇头, 对她说:“我不能再玩这游戏了,


  也太对不起老公了,要知道,她对我实在是好。”


  珍笑着说:“你玩了游戏以后, 爱上某一个人啦?”


  我说没有, 她就说:“这不就得了, 性爱跟爱情没有关系, 人对性本来就是一种需求嘛,你的观念怎么还这么老土呀?”


  对呀, 性爱是跟爱情没有关系呀。 大家都是在追求一个性爱的和谐, 只要别动感情就没有关系呀。 我豁然开朗了。


  当然, 现在的中国社会还没有西方开放, 我还不能放开手脚去追求性爱。 只能等待机会。 可是机会不是天天有的呀, 这怎么办呢?


  珍建议我跟她一样, 去买一个电动阳具, 需要时自己来安慰自己。


  第二天上午, 我就到大街上找了, 看见这些店的时候我却犹豫了。万一熟人看见我进去买这东西, 会给笑死的。 考虑再三,


  我决定到外地买一个!


  说去就去, 下午我就到了附近的一个城市。


  终于找到一家卖这东西的店。 我看了看四周,一咬牙闯进了这进店。 店主是个三十多岁的男的。 长的很健壮。


  他见我鬼鬼祟祟的进了他的店, 很温柔的问我需要买什么?


  看见是个男人在卖这东西, 我好容易鼓起来的一点勇气都跑光啦。 嗯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他大概是见多了吧, 依然笑着面对着我,


  等着我说话。


  我对自己说:“既然来了就大胆点, 怕啥, 反正没人认识你。”一狠心就抬起头, 对他说:“有没有男人下面的那东西?”


  他还是微笑着问我:“有很多种的, 你需要哪一种呀?”


  啊!竟然有许多种? 我努力使自己保持自然:“你介绍一下吧, 都有哪些?”


  他很热情的告诉我:“有粗的,有细的,有电动的,也有手动的, 对了,这种还有带毛的,很刺激。”


  “我也不知道那种合适呀,我都没有用过。”我渐渐的不再紧张了,反正来了。


  “这种不错。”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我。我一看, 又粗又长。


  “这么粗呀? 受的了吗?”我有点惊讶。


  “没关系,你可以试试”他还是那么的热情周到。


  “怎么试呀?”我看了看四周,虽然没有其他人,但是在这里试也不合适呀。


  他推开一扇门:“你去里面试试。”


  我进去了, 关好门以后就掀起自己的裙子,慢慢的把那东西插进去, 等插的差不多的时候, 我按下开关。 哇! 怎么这么厉害呀。


  一下子好象要把我的肉洞给撕裂! 我吓的连忙拔了出来。 全身都是汗啦。


  这时候门开了, 他走了进来, 透过门,我看见外门也关了。 他要干什么! 我退后一步。


  “别怕, 我来教你怎么用。”


  我脸红了。


  他轻轻的拉起了我的裙子, 我的裤衩已经脱下来了。 很摸摸我的阴部, 对我说:“还干着呢,插进去怎么不会痛呢。”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还有, 刚开始的时候你要调到微动这一挡, 等适应了以后再慢慢的加大。”他一只手在我的阴部轻轻抚摸着,


  一边拿着那根电动阳具, 告诉我怎么用。


  怪不得这么厉害呢。


  他是个老手。 没摸几下, 我下面就洪水泛滥了。


  他这时候才把那东西慢慢的插了进去。 这时候我站不住了。 他就扶我到了一张沙发上, 让我躺着。


  然后就用那东西在我下面进进出出。 插的我兴奋不已, 不由的叫出声。


  他一边插一边问我: “舒服吗?”


  我已经说不出话了, 只有点了点头,真的太爽了。


  他拔出了那东西, 我失声叫了起来:“再试一下吧。”


  他笑着说: “现在试这一根。”说完他脱下他自己的裤子, 哇, 他的东西好大呀。 虽然我也见过好几根了, 都没有他这么大的。


  他那他那已经很硬的宝贝猛插到我的肉洞里。 顿时我下身有了一种膨胀感。 他用力的抽插。 我这才知道什么叫飘飘欲仙。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 结束了这场大战。


  他体贴的叫我去里间的浴室里洗一下。 等我洗好出来, 他已经把刚才让我用过的那假阳具包好了。 我问多少钱, 他笑着说:“算了,


  就当我给你的见面礼好了。”


  “钱还是要的嘛。”我可不想占这便宜, 好象我是卖淫似的。


  他轻轻的吻了我的额头, 对我说:“我还要谢谢你呢, 很久我没有感到这么兴奋了, 说真的, 你太漂亮了, 能有与你这么一次,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希望我们以后是朋友了。”


  见他这么说, 我也就不再坚持了。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 也要了他的电话号码, 就告辞了。


  这段时间, 我都没有什么出门, 没事情都在家里一个人玩自己的游戏, 自从买了那根假阳具以后,


  老公到出外地我就关起门独自享受那美妙的时刻。 花样越玩越多, 味道也越来越好, 一段时间以来, 再也没有出去找刺激了。


  一天下午, 我出门买点日常用品。 路过珍的茶馆, 看见珍正在门口送客。 她看见我就笑了, 骂我:“死丫头, 最近死哪里去啦?


  都不来。”


  是呀, 我差不多俩个月没有来这里了, 我带着歉意走进了茶馆。


  我们两边喝茶边聊, 珍悄悄的对我说:“有人想找你, 问了好几次了。”


  我有点纳闷:“谁呀?”


  “黑头。”珍不怀好意的笑了。


  “黑头?”名字有点熟, 哦。 是他! 就是那天和他朋友强奸我的杂种!!


  我对珍说:“这小子找我干吗? 还想重温旧梦呀? 不怕我把他给逮给公安局呀?”


  “不是啦, 他还一直为那天的事情内疚呢。 想请你吃顿饭, 向你道个歉。”珍为他解释。


  “算了吧, 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一想起那天的事情我就想咬他一块肉。”我咬牙切齿。


  “哟, 想咬呀? 那你就来咬吧, 只要你能消气, 怎么咬都可以。” 一个声音接过了我的话头。 我转过头一看, 竟然就是黑头。


  “嗯? 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声不响, 鬼鬼祟祟的?” 珍也纳闷了。


  “我刚来, 看见你们在说话, 就站在后面没敢打搅你们。” 这黑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嗯? 这小子也会不好意思? 我看他那股神情就想笑。 可是我还是一语不发。 沉着脸管自己喝茶。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还真的感谢他。 就从那次开始, 我终于尝试到了性爱的真正快乐, 不然的话我还是以为性爱就是和老公晚上在床上的那么几下。


  想到这些我脸上缓和多了。 珍拿来一瓶酒, 放到我们前面, 黑头按住酒瓶, 对珍说:“算了吧,


  还是晚上我请你们到酒店里喝几杯吧。”


  珍笑着说:“也好, 替我省瓶酒, 以后来喝吧。” 说完就去拿外套。


  “喂喂,我还没答应呢。”我急了。


  珍哈哈大笑:“去吧去吧。 给他一个机会吧。”


  我还能说什么呢, 于是我拿起包和他们一起出了门。


  我们打的来到了一家酒店, 虽不豪华, 但是看上去还比较干净卫生。


  黑头跟这酒店的老板很熟,他熟门熟路的领着我们进了一个包厢。 一会儿就开始上菜了。 黑头很客气, 满满的点了一桌的菜,


  见他既然如此有诚心, 我和珍就不客气, 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黑头为我们加满了酒后举起了酒杯, 对我说:“大姐, 往事我们就不提了。 为了表示我的歉意, 我先干三杯。”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大家酒都喝的差不多, 讲话也随便起来,没有了刚开始那么的拘束。 黑头甚至搂过珍, 强行灌酒!


  珍已经有点醉了, 满脸通红, 也拿起酒杯非要灌黑头不可。 黑头躲不过, 给珍灌了满满的一杯白酒。


  本来有点黑黑的脸变的黑里透红, 可爱极了。


  黑头喝了酒, 越发大胆了。 他一边揉着珍的胸部, 一边还对我说:“其实做人也就这么一回事, 该行乐就去行乐, 人生短暂,


  现在不及时玩, 到老了没有一点回忆, 到那时候就是想也玩不了喽。”


  其实不用他说, 我也知道这道理, 不然的话我才不会这么潇洒呢。


  见他们互相揉来摸去的, 我心里也象点了一把火, 但是此时此刻我只能忍着。 珍不愧是好朋友, 理解我,


  就在黑头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 黑头看了看我, 就过来站到我的身后, 双手按着我的肩膀轻轻的揉着, 一下子我全身都软了。


  他把手慢慢的顺着我的衣领往里面伸去, 抓住了我的双乳, 不紧不慢的抚摸着。 我不由发出喘息, 全身发热,


  特别是我的下身痒痒的就好象有一万条虫子在爬, 爬的我面红耳赤。


  我再也不能自持了, 不知不觉把手伸到了黑头的下面, 抚摸着那条肉棍。 那肉棍越来越硬, 越来越大, 我手都抓不住啦。


  黑头把我拉了起来, 拥着我到了墙角, 褪下我的裤子,把他那硬家伙用里的插到了我那早已经泛滥成灾的地方。 我背靠着墙站的,


  黑头站在我前面, 一只手抱着我的屁股, 另一只手则在我的乳房上用力揉着, 我紧紧的抱着黑头的脑袋紧闭着双眼,


  任由黑头狂轰滥炸。


  不知道过了多久, 黑头终于泻了。 他拔出他的宝贝以后, 我再也站不稳了, 要不是珍在一边扶着我, 我非趴在地上不可。


  事后, 我对黑头说:“别让你的朋友知道我们的事情, 毕竟城市太小, 而且我们都一个温暖的家, 有空大家玩玩可以,


  知道人多了万一传到我们的家庭可不好。”


  黑头点头称是。


  一天, 我在珍的茶馆里还象以前一样和珍边喝茶边说悄悄话, 这时候黑头也来了。 经过一段的时间接触和了解,


  我发现黑头这人其实并不坏, 特别讲义气。


  于是我们三个人边喝边聊, 大家开着玩笑, 我从话语里听出黑头很想和我再来一回, 珍也听出来了, 她就笑道:“黑头,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明啦, 想玩游戏就玩吧, 我这里不是没有地方, 还客气啥。” 说的我脸都红了,


  其实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做这运动了。 内心深处也在渴望这份刺激。


  黑头说在这么没意思, 邀请我们出去走走。 珍说离不开茶馆呀, 还潇洒的对我们说:“你们俩出去好好的玩玩吧, 别管我了,


  一会儿我还有一个朋友要来呢。”我想了想就跟黑头出去了。


  原来黑头是开着一辆车来的, 是皮卡。


  上了车, 我问黑头去哪里, 黑头说走到那算哪。 我也就不再出声, 任由他把车开的飞快。 大概开了几分钟,


  黑头对我说:“大姐, 我想邀请一个朋友一起走好吗?” 我吓一跳,黑头看出了我的想法, 解释说:“是昨天刚来的一个外地的朋友,


  很要好。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不勉强。”


  又是二对一, 好刺激的游戏。 我默默无语。 黑头见我默认了, 就把车开到一家宾馆前面, 然后打电话。


  一会儿从宾馆里走出了一个男子, 很年轻, 大概才二十一二左右。 他看见我眼睛一亮。 黑头说:“猛子, 你来开车吧。


  ”说完就到了后座。


  那猛子也上了车, 在黑头的指点下把车往郊区开去。


  秋天的田野, 一片金黄。


  我坐在前座, 也就是驾驶员的旁边。 黑头在后面用手轻揉我的双肩。 我知道, 游戏要开始了, 可是就在这车上吗?


  我不好意思问, 由他去吧。


  黑头把我的座位放低, 这样他就可以揉我的双乳了。 我躺着, 闭着双眼。 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 这时候黑头要我去后座,


  我顺从的爬到后面。


  没一会儿, 我已经是赤裸裸的躺在黑头的怀里, 汽车也停住了。 黑头叫我下车,


  我下车一看,才发现汽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一座山的山顶上, 我纳闷的问:“这是哪里?”


  黑头指着那条我们车进来的路说:“出了这条路就是往某山区的县道。”


  我察看四周, 发现一片寂静。 秋天的阳光温暖的照着大地, 真是一个好天气。


  黑头和猛子早就在车旁脱光了衣服等我了。 黑头还从车上拿了一块塑料薄膜扑在地上, 让我躺在上面, 看来他准备的很周到。


  我躺下以后, 黑头和猛子也蹲了下来, 一个亲我的嘴巴, 一个抚摸我的下身, 我全身开始着火了,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抚摸我下身的猛子开始了进攻了, 他把我的上脚抬的高高的, 用里的把肉棍捅进了我的身体,


  而黑头一边吻我的嘴巴一边用手抚摸我的双乳, 我抵抗不了这样的刺激。 由于嘴巴给堵住了, 所以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叫声更加激发了猛子的冲锋, 他更加用力了。 进攻也越来越快, 没一会儿他就退了下来。 紧接着, 黑头也准备进攻了。


  不过他换了一种战斗方式。 他拉起我, 让我双手按在汽车上, 而他就从后面发起了进攻。 在不停的进攻当中,


  他还用手抬起了我的一只脚, 这样一来他插的更加的深入。 等他也战斗结束。 我全身都是汗。


  这时候黑头对我说:“大姐, 要不要去洗洗? ”


  这里难道有浴室? 我纳闷着。


  黑头指着不远处, 对我说: “你自己看。”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才发现那里竟然有一个小溪。 我欢呼的跑了过去。 躺在那清澈的溪水中, 好舒服呀。


  青山, 白云。 阳光, 溪水。 在这样的环境中, 我赤裸着身体, 把自己融于大自然, 人的一生这样的经历能有几回呀?


  我醉了, 真正的陶醉了。


  不知道躺了多久, 我离开溪水, 坐在石头上, 散开我的长发, 让大自然的风把它吹干。 山风抚摸着我的头发,


  也抚摸着我的身躯。


  天渐渐的黑了, 一阵风吹过来, 我感到有点冷, 于是我站了起来回到了汽车旁边, 他们已经穿好衣裤, 正靠着汽车抽烟呢。


  我也没穿衣服, 上了车就叫他们离开这里, 这次是黑头开车。 猛子和我坐在驾驶室的后排。 不出所料, 猛子挡不住我的刺激,


  又开始了对我的抚摸, 我也不客气的抚摸他那又开始发硬的肉棍, 抚摸到高潮处, 我忍不住的伏下身体来用嘴巴来套弄着他的宝贝,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对这宝贝不再陌生, 我先是从他的肉袋开始亲吻, 慢慢的吻他的龟头, 用舌头来舔他那黑黑的阴毛,


  而他则用手抚摸我的双乳, 我们再也无法抵挡这份诱惑了。 他让我背朝他坐在他怀里, 我把肉洞对准他那坚强的肉棍,


  慢慢的坐了下来。 顿时, 这肉棍直捅我的内心深处, 他双手环抱着我, 刚好可以抚摸我的乳房。 就这样,


  我们在汽车上开始了爱的运动。


  我在他的怀里一上一下的运动着, 刚好我的嘴巴对着黑头的后脑勺, 喘息所发出的声音一阵阵的往黑头的耳里钻去。


  使黑头差一点儿要把汽车给开到山沟沟里去。


  回到城市, 天已经全黑了。 他们要请我一起吃饭, 我却不想下车, 因为我不想穿衣服,要知道赤裸裸的感觉真的好极了。


  无可奈何, 他们只好买了盒饭让我在汽车上吃。 他们则到路边的饭店里吃饭。 我关好车门, 躺在车上, 望着窗外的人来来往往,心里特别兴奋。


  一会儿, 他们吃饱喝足了, 问我要去哪里? 我说哪里也不想去, 就想让他们开着汽车陪我兜风。 他们答应了。


  整整到了晚上十二点我才感到有点累。 于是他们送我回家。 到了我家的楼下,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想法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就这么赤裸裸的回家! 就这么进家门!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兴奋, 看看窗外, 早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我大胆的推开车门, 手拿衣裤, 跟他们说声再见就走进了楼梯。


  留下他们目瞪口呆的在看着我离去。


  楼梯上行走,没有碰到一个人。 我进了家门。 特别感到兴奋。 兴奋的感觉又让我特别想再做爱。 可是楼下的车已经离开了。


  我只好用那个电动阳具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了。




《完》